欢迎光临 中国周易总站
流星下的爱情舞
来源:中华周易算命 作者:星座算命  www.zg-zy.cn
五月,绮云要离开青岛去上海学表演。她考取了时下最红的艺术学校。因此,学费也贵得离谱。绮云是孤女,半工半读念完艺校,几年来一直在青岛各酒吧、酒店弹钢琴,有


五月,绮云要离开青岛去上海学表演。她考取了时下最红的艺术学校。因此,学费也贵得离谱。
     绮云是孤女,半工半读念完艺校,几年来一直在青岛各酒吧、酒店弹钢琴,有些积蓄,却远远不够。
     世界之大,她能依赖的只有康柏,她相恋三年的男友。康柏在外企,用功勤恳,做到策划部经理的位置。然而要负担名校的学费,却势单力薄。康家对绮云赴上海学表演早已不满----且不说这是一个冒险的职业,有天赋还得有机遇,才能有红的机会,否则一辈子默默无名,徒增痛苦;何况,红了又怎样?到时康柏还能留住她?!所以一再声明不会资助。
     为了赚学费,绮云请上海的朋友帮她联系了几个平面广告----她长得美,一头黑发长及腰际,最适合皇洗发水广告,如果运气好,也许会接到电视广告。因此她要比入学时间早几个月到上海。
     对绮云,青岛是个冷酷的城市,她唯一万分不舍的,是康柏。
     18岁时,绮云是一家三星级酒店的琴师,半尺高的琴台,周围置满花篮,篮里插着栀子花、剑兰、玫瑰、茉莉、百合、铃兰、夜来香......密密麻麻、深深浅浅。绮云端坐琴前,一袭黑色长裙,长发松松绾过头顶,首饰永远只戴一串象牙色珍珠项链。那时她每晚必弹一曲《爱的罗曼司》。在那里,她遇见了康柏。23岁的康柏已有女友,他的大学同学,任宛如。当年,这段恋情被所有人看好,两家也非常满意。绮云出现了,她象一朵亮丽耀眼的云,唤起了康柏心底最温柔的渴望。爱情是宿命和不可理喻的,理智和常规显得如此脆弱。
     任宛如对康柏说:"你一定会后悔。我一辈子不原谅你。"这种恨,相对康柏对绮云的爱实在太轻微了,任宛如是水,而绮云,她是酒,只让人醉在里面永生不醒。
    
     七月,绮云在上海一家私人游泳池赶拍一个洗发水广告。这是中美合资的品牌,摄影师来自美国,要法语非常高,已经是第三天了。最主要的镜头,绮云从水中浮出,把长发甩至脑后,已经NG了无数。烈日下,绮云几乎被晒爆了皮,几近虚脱。
     第四天,她如时赶到场地,却空无一人。正疑惑间,前面别墅走出一人,高个、金发、黑T恤、白长裤、健美的身材。"你好!绮云。"
     绮云很好奇,她第一次遇见汉语说得这么好的外办。"我是汉斯,我放他们假了。你太辛苦了,我很不忍心,而且,"他微笑着,非常地道地运用着各种词汇,"灵感来自轻松、愉快。休息一下更能发挥你的美----知道吗?我第一天见你,那种感觉就好象,你们中国的那个词,如遭雷击,我就想,原来世上还有这样好看的女人。"
     绮云知道自己美,但从没人表露得如此坦诚。她笑着问:"这房子是你的吗?"
     汉斯耸耸肩:"是的。我喜欢中国。我造了这房子,希望长期留在这里。"
     绮云后来才知,他虽然年轻,却是这个化妆洗涤公司的总裁,在世界各地拥有几十家分公司。他不仅是中国通,还酷爱中国文学,他说绮云是世间仅存的一个中国古典美人,他那双眼睛,每每停在她身上,就象深情的海,恨不能把她整个吸纳进海里。但是,又能怎样,她早有了康柏,再没有人能打动她。
    
     八月,绮云回青岛,和康柏度过了消魂蚀骨的二十天。
    
     九月,绮云到学校注册,正式入住校园,开学典礼,学校的创建人,著名的电影导演给他们讲话,绮云热血澎湃。
     第二天,汉斯开着奔驰来找她:"谢谢上帝,我又见到你了。我找了你一个多月,整个上海都翻遍了。我不会再放你走,我要送你一件礼物。"
     车开到徐家汇,天河花园别墅区,汉斯领她进入一套设施齐备的三居室套房:"这是你的新家,你一定会喜欢。"
     绮云面色一沉:"我为什么要住这里?"
     汉斯天真地说:"我买下这房子,送给你。你不高兴吗?"
     绮云说:"汉斯!我很感谢你帮了我,比如广告酬金,你们多付我三成,我认为我超时超量完成拍摄,是我劳动所得,不代表别的。我有男朋友,也可以说是未婚夫,我们非常相爱。"
     "你这样的女孩,当然会有男人追。这并不是问题。就算你已经结婚,我依然会向你表示我的喜爱----爱一个人也有错吗?"
     绮云哑然。
     汉斯继续说:"认识你是我一生当中所发生的最好的一件事。和你相聚的每分钟都令我心花怒放。你可以不爱我,但不能阻止我爱你。另外,我并不是一个爱花钱的美国人,我只花我认为值得的美元。"
     绮云淡然地说:"我不会住你的房子。这根本不可能。"
     汉斯很自信:"中国有句话,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总有一天你会被我感动。"
     绮云的同学非常羡慕汉斯对她的爱慕,到底是个金发碧眼的男人,而且有钱。因此,对绮云的冷若冰霜非常不理解。
     寒假是绮云她们接戏的最好机会,很多导演喜欢找她们,青春亮丽,片酬低。她们也乐得接戏,如遇伯乐,慧眼识珠,便会一步走红。绮云也接了两部剧的合约,档期非常紧,她只飞回青岛和康柏团聚了两天,连除夕都是在上海片场度过的。
     为了给绮云一个惊喜,情人节,康柏飞到上海。绮云拍片未归。康柏坐在她的宿舍里,绮云的小床整洁、简朴,用具都是从青岛带来的,这让他感到很亲切,又有些心酸。
     有人敲门。是花店的工人:"绮云小姐的玫瑰花。一千枝。请签收。"
     一千枝玫瑰怒放于小屋,所有的一切都黯淡无光。康柏呆坐一旁。
     绮云回来,看到康柏,果然惊喜万分:"我还以为这个节日我会很孤单----这么多玫瑰,是你送给我的?太美了!可是,你不应该花这么钱,不,我喜欢,真喜欢。"
     康柏冷静地说:"我只给你带来一束玫瑰,我记得你喜欢黄色。这屋里的一千枝,并不是我送的,这是情人卡,他叫汉斯。"
     绮云呆了呆:"我早该知道----"
     康柏打断她:"我以为我们之间没有秘密。"
     绮云坐下,挽住他的胳膊:"你不能乱想。他是一家私企的老板,美国人。我拍过他公司的广告;他对我有些照顾和帮助,仅此而已。"
     康柏心疼地握住她的手:"我真不该乱想。能给你帮助的人我得感谢他。你一定做得很辛苦,自己赚昂贵的学费,我却无能为力。"
     "别忘了,这是我的梦。从我决定做这行,我就告诫自己,再苦也得咬牙忍着。只是,你的家里人,他们依然不原谅我?"
     康柏沉默。因为绮云,他同家里已闹得很僵。母亲病了,肺癌晚期,希望能看到唯一的儿子早日完婚。这让康柏很内疚。
     绮云看他的脸色,洞悉大半,她轻声说:"对不起。"
     康柏揽她入怀:"是爱,就不要说对不起。"
     在青岛,有时康柏会光顾当年与绮云相识的那家酒店,坐在原来的位置,要一杯宝蓝色,名为忧郁天空的鸡尾酒。琴声流泻,而琴师已非旧人。
     一次,任宛如大步从他身边走过,又退回来:"康柏?"她坐下,非常自然地问:"绮云不在?"
     康柏平静地说:"在上海,学表演。"
     宛如说:"她到底还是不甘寂寞。可是你怎会放她走?"
     "那是她唯一的梦。"
     "你不是?"
     康柏笑了笑。
     宛如叹口气:"我曾经恨过她,现在只为她可惜。她本应该有最完美的爱情,却不珍惜。"
     康柏说:"并不象你想象,我们很好。"他转问:"你还好吗?"
     宛如笑:"好啊。离开你,日子一样显山露水,可见,爱情真不是生命里的唯一。不相爱有不相爱的好处,没有爱,不会失望,可以无所期待了,不必再患得患失。"
     康柏望着她:"你花费多少时间才得这番顿悟?"
     "时间不算什么,重要的是心血。字字发自肺腑。曾经沧海难为水,过尽千帆皆不是。这是你教会我的。"
     "对不起。"
     宛如说:"你真是对不起我。还以为我会恨你一辈子,再见你,不仅没有恨,反而----可见我前生是欠你的。我是那种人,挺犯贱的,有什么事我一定会帮忙。"
    
     2000年5月,母亲病危,康柏打电话给绮云,想让她回来同母亲见一面。刚接通,绮云就哭了。康柏焦急地问:"怎么了,绮云?"
     绮云沮丧地说:"学校筹拍电视剧,谁能拉到赞助单位,主角就是谁的。我不想放弃这个机会,可是,我不知该怎么办----不是没人提出要赞助我,可是每笔钱后面都有交易,一分钱都碰不得。"
     "多少钱?"
     "最低一百万。"
     康柏吸了一口气,第一次,他感觉到,爱的力量也会如此苍白。对着话筒,他不知该怎样安慰绮云,任何语言都是无力的。他黯然扣上了电话。
    
     两个星期后的一天夜里,正被筹金搅得心烦意乱的绮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,她看见康柏站在一个高坡上,对着她微笑,她走过去,他忽的一下就不见了。
     不久,绮云收到一封寄自青岛的特快专递,落款让她非常惊异是任宛如。
    
    绮云:
     我已和康柏成婚。虽然是为完成他母亲的心愿才如此匆匆,但我从心底感激上苍让我今生还能有机会成为他的妻子----你也知道,我一直深爱着康柏,当年不是你的介入,我们的孩子都几岁了。我以为我恨他,可是你一定了解,恨有多深,爱有多深。至于康柏,他一直很自责,你们之间不可能互相给予,这种爱情是没有希望的。希望你不要怪他。
    
     绮云第一个念头是不相信,抓起电话就拨通了康柏的手机,接电话的是任宛如。
     康柏那部灰色的"诺基亚"是绮云送给他的,一想到此刻正握在宛如的手中,绮云心里一阵阵刺痛,她冷声说:"我不会跟你说,我找康柏。"
     宛如笑:"何必,绮云,事已至此,说什么都已枉然。不过,我还是愿成全你。你等着,康柏在洗澡,我马上喊他过来。"
     康柏的声音非常奇怪,遥远而模糊,气若游丝。绮云已伤心欲绝,顾不得这些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"绮云,时间很短很短。园子里晨间灿烂的花,现已落满一地了。
     朝花夕拾。
     但,只要曾经盛放,便已生命无限,何况爱情。就象心爱的人为你打开一重重深锁的门,使你见到奇花异草,以及整个美丽的新世界。
     谢谢你,绮云。
     可惜,我没有这个福气,与你做一生一世的夫妻。
     再见,我的爱。"
    
     随着电话里"卡嗒"一声,绮云的心也碎了。
     生命是一条河流,往昔已逝,来者未知。人在旅途,能把握的,只有当下。汉斯找到绮云,看到她的无助和绝望,非常心痛。
     "告诉我,怎样能帮你?"
     绮云眼泪一颗颗往下掉:"这里的一切已没有任何意义。带我走吧,飘洋过海,永不回来。"
    
     上海机场,绮云发出了给康柏的最后一封信。
    
     几天后,青岛。任宛如立在一座陵墓前。
     那是康柏的墓。
     康母去世时,心力交瘁的康柏遭遇致命的车祸,绮云听到的电话,不过是康柏的录音,留给她最后的遗言。车祸时,宛如在同一辆车上,只受轻伤,接受了康柏最后的嘱托,向绮云隐瞒真相。"起码,恨我,能让她生动地活下去。"
    
     宛如点燃了绮云的信。

文章关键字:星座与性格,流星下的爱情舞
评论列表
编号搜索: 搜